江湖不见。

元素乱流 1 Ⅰ仰望晨曦 01

【论群主用新纸画地图的重要性x】

谌苍:


  1. 非寻常荣耀大陆paro|卡拟|多CP


  2. 虽然是多CP向可能有些CP并不明确,是暧昧向,但是会有一些非常任性奇奇怪怪的番外。


  3. 这儿谌苍 在群里的演绎角色是黄少天 欢迎勾搭XD


  4. Ⅰ分成【黑】【无】【白】【other】三条线,时间起点略有不同但都是五年后,分别以名字的不同来区别线路:



         【黑--仰望晨曦】【无--命途多舛】【白--浪潮暗涌】【other--预言无声】




——正文——


仰望晨曦 01




[涉及到的CAST]


石不转﹣﹣【化妆师】谌苍    魏琛﹣﹣ 枘魄    王不留行﹣﹣ 李洛茗 




石不转猛然惊醒。他一把按掉床头不停晃动的机械闹钟,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干净、素色的墙,一副日历挂在墙头,日历下方有一个小小的写字台,放着几本教学课本,还有一个小镜子。他的法杖安静的靠在写字台边上,被擦得很干净,仿佛没人使用过似的。




直到他严谨仔细地扣好白衬衫上的最后一颗纽扣,对着镜子打理自己的发饰时,才慢慢从那种六神无主的状态恢复原样。明明——这场毁天灭地的大灾难已经过去五年了。镜中人的神色看不太真切,只是那苍白的脸颊上有一道暗红色的疤痕,这道疤痕好像象征着无法忘却的过去。





世间是先有了爱才会有痛苦。快乐之下藏着种种隐晦的其他心态,而悲怆之下则永远是悲怆,痛苦和快乐是共同构成人的灵魂。



他用这些从书上读来的话安慰着自己。“所以不管是怎样的伤痛,最后总是得去平复的。至少,你还有生命和同伴,还有当年张副的教导......不是吗。”轻声对着自己说道,石不转拿起课本和法杖,走出了这个刚被仔细打扫过的房间。




------------------------------------------------------------


“那我们今天先来上地理课。毕竟你们平时需要训练,听这些东西的机会不多。”石不转站在讲台上,背后是一块小黑板,黑板边上布着密密麻麻的金属划痕,石不转曾经想委托阵营里的锻造师帮忙打造一块新的,但是像对方这种职业在这种非常时期实在是太忙了,而且价格高昂,他便放弃了职业的打算。台下则是安安静静听着的孩子们——他们和五年前的小孩相比,实在是太乖巧了,这让石不转感到一阵莫名的悲哀:一场大灾难几乎能够改变一切。




对于现在的小孩来说,抽出读书的时间,几乎的不可能的事情。教师这样的资源在灾难中几乎灭绝了,而现在过了五年,阵营里的资源依旧非常的短缺,每个人都不得不为了生存而磨练自己,孩子们也不例外:他们除了读一点必要的知识之外,必须开始学会打斗,学会去伤害,学会去面对死亡。他们永远不会明白,以前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走出去看看,去发现新的事物。




“现在,各位可以自由提问了。”石不转对着台下的孩子们说道。过了一阵子的沉寂之后,有一个穿着简陋,衣服上还有布丁的男孩举起手来。他比这个班的平均年龄稍大一点,没有领养人,只好跟着前辈们去领取任务,获得供给。他向男孩点点头。




“石不转前辈,现在的世界到底是怎么了?我们为什么往霸图那边走,就没有什么猎物了呢?而且越靠近霸图,温度也越高,连黑营里非常厉害的前辈们都停下来了,到底变成了什么样?“




石不转仔仔细细的打量了那个男孩,男孩和他的同学们一起用好奇的眼光看着他。石不转让他坐下,继而叹了口气,道:”既然你们都想知道,我就全部告诉你们。“




”前辈们停下是有道理的,而我想先警告你们,如果没有实力强大的前辈们在,你们最好别往那边走,否则很有可能丢掉性命。“




------------------------------------------------------------


”在那次劫难之后,各大领域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这些变化都各自不同。但是,领域除了不能够再住人了之外,他们的危险性是我们绝对不可以忽视的,所以有了我们现在的【禁地】的称呼,我想这一点大家都明白吧?“






”我们都知道,霸图和百花隔得非常近,大家都学过[基本地理],实际上,百花禁地周围到霸图禁地围【是热带雨林气候-热带草原气候-热带沙漠气候】的过度关系,百花周围是热带雨林气候,霸图周围是热带沙漠气候,中间的过渡地带是热带草原气候,也就是黑营外围的那一部分。




霸图,百花,黑营外围都是昼夜平分.据前辈们在前线传来的情报,霸图周围常年蔓延大火和岩浆,在50米外就无人能靠近,也看不见中心到底怎么了,因为中间都是一些层层叠叠的火山灰。”




”烟雨以前依山傍水,后来变成白雪皑皑,化作极寒之地,风雪交加,放眼望去全是白茫茫的一片。烟雨地区周围按自然带分布,自内而外:先是一圈【苔原带】,再是【灌木-针叶林-针阔混交林-温带落叶阔叶林】。“




“而对我们而言还比较遥远的虚空,变成了可怕的炼金之地,周围闪着雷电,白天也是十分阴沉,以前的建筑全部化为炼金宫殿。”这个时候有人在台下小声的说:“虚空就算以前也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吧。”结果被周围的目光注视下马上噤声。石不转缓了口气,继续说:




“虚空周围几乎没有任何自然灾害,但各种生物会对里面的东西有本能的“恐惧”:在较远的地方只有淡淡的心悸,越是靠近,那种恐惧和不安的感觉被无限放大。”




“而离我们比较遥远的蓝雨、微草,由于中间隔离了一层恐怖的地带,我们完全大部分人都没有办法到达大陆的南方,只有少数的人从那边过来过。我们称这层地带为:深渊。深渊里有一种名叫【阵】的东西,这种东西能够让人迷失方向,如果没有足够的能力破开【阵眼】的话,可能一生都会留在这里。不仅是这样,深渊中还有一种名叫【鬼】的复杂而有攻击性的物种,这个比较复杂,不过大家应该都知道。“




”根据以前南方那边的人的消息,蓝雨禁地中心是水、风组成的水龙卷。领域的雨永不停息,不大,但是没有人看见那附近的雨停过。蓝雨禁地形成了盆地,由于海拔较低,所有的雨水都向禁地深处流淌,禁地中心的水龙卷也在逐年变大,蓝雨的雨势不变,周围也不变,变化的是降雨的时间.越靠近蓝雨,降雨的时间越长。“




”微草没有白天。是永无止境的极夜,中心没人能看的清楚,只能听见凄厉的诅咒之声。因为微草禁地是极夜地区,所以,离禁地越近,昼长越短,到禁地时昼长时间为0。白天,有光的时候温暖湿润,晚上无光的时候寒冷干燥。听说在那附近执行任务的人们会带上大量的光灯和水,而且在那附近很有可能让人精神失常。“




——身为在这个大陆上苟延残喘的人们中的一份子,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说话。




石不转耐心的等了一会儿,安慰道:“大家不要这么沮丧,现在是比较稳定的时代,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为自己的能力提升而奋斗,只要努力的话,说不定能够回到以前的地方。毕竟我们有自己的专长——我们能够催化元素,从而进行战斗。”




”和我们这边的人们建立了黑营一样,南方也建立了一个名叫[白]的阵营,可能之前有人商量过吧,[白阵营]和我们一样保护着人们,不过听说他们前后辈的关系不是很好。在中间的灰色地带,则是由于各种原因不愿意加入黑白两大阵营的无阵营人员,他们独来独往,没有任何立场,和任何人都是能聚能散。但无阵营人员也不少,多数比较厉害,能够在黑白之间做自己的生存之道。  “




下面终于有一些声音了,毕竟这里的人大多数都还没有这样的能力,石不转微笑:“回归正题,如你所见,荣耀大陆的两种基本存在形态:「物质」和「元素」,「物质」是可以被五感接收到的,而元素有木、土、雷、金属、风、火、无八种,除了无元素是存在于空气、光、和组成我们的身体的,我们基本上每一个人上都能使用其中一种元素作为攻击手段。”




”那就是通过元素的物质化。举个例子:韩文清前辈的霸皇拳,是火元素物质化而形成的,所以说非常的厉害,而且有灼伤的效果。雷电,水系技能,甚至这个世界上的很大一部分全部是由元素的物质化组成,当一个能催动元素的契因出现后,被物化的元素也同样能被催动。这个契因比较生僻,你们不需要明白。“




”还比如阵营里的王不留行前辈,能够驱动/催动木元素,在他催动木元素,就是使用技能束缚术的时候,周围被物质化的木元素也开始被他所用,可以看见,在他的指挥下,他周身的藤蔓开始运动运动,并且进行远程攻击。“




”所以,一个人的属性是他能催动什么元素,不是他身体主要由哪部分构成。所谓[用水做的人]这些都是假的,大家不要听信。觉醒催化元素的理论需要时间,有些人早有些人晚,虽然确实有天赋的分别,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为活下去而努力。“




”啪啪啪啪啪啪!“鼓掌的声音突然在外面响起,石不转惊讶的转过头去,班上也炸开了锅:”魏琛前辈!“”天呐,是黑营的核心魏琛前辈!“”魏琛前辈怎么会在这里?!“”魏琛前辈不是前几天才单枪匹马地和可怕的大鬼战斗去了吗,这是成功了?“”魏琛前辈果然厉害!“




石不转看了看眼前的人,胡子拉碴的没来得及剃,略深的脸庞上一对深灰色的眼睛尤其显眼,即使大衣已经很久没有洗过,但是周身的气场却让人不由得去相信他。石不转想了想,就对孩子们说:”下课,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他刚刚走向魏琛,一阵风围住了他,石不转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这剧烈的元素风带到了另外一个空旷的地方。他到没有很慌张,早已习惯了黑营前辈们雷厉风行的举措。




只见对方拍了拍身上的灰,笑道:”石不转老师,你讲的还不错啊,老夫都被迷住了!“




------------------------------------------------------------


亮起一点火星,魏琛点上烟狠狠吸一口而后缓缓吐出。他刚刚任务回来一会儿,没怎么耗费精力也不想闲着,就来这边看了看孩子们,正好看见石不转讲完课,那就随他聊聊,对方彬彬有礼地回答:”前辈过奖了,对于守护着黑营的魏琛前辈们来说,我这点事情不算什么。“




”怎么能这么说!“魏琛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干,这群孩子们可都是大陆的未来啊!“




”我......“看着石不转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魏琛自己的通讯器先响了,居然是一个紧急任务。魏琛来不及多说些什么,又看了他一眼:“加油吧,老夫有事先走了!”




荣耀大陆表面仍处于和平阶段,实际上却早已瓦解为三个阵营。 黑白斗争日益紧张,这时拉拢民心仿佛变成最重要的事。


------------------------------------------------------------


最近,西南方不太安定啊,又出新情况了吧。这种事还是要老夫出马啊 。魏琛回想着之前上级传达下来的命令,吸完最后一口烟,起身走向训练室。一进门便看到即将合作的搭档,皱着眉头看着他,出去走抽了一根烟回来,走到巡视的对方面前狠狠一拳砸对方胸口上。”你小子!还记得老夫么!我看你出了一趟任务回来也不说一声,你是把老夫给忘了吧!“




王不留行愣了愣看着拍打自己的人,然后反应过来道,“魏琛前辈。”




他收起惊讶的正色道,“魏琛前辈你好,这次我们的任务只要是西南方向的魂枯骨,难度系数7,因其已杀害数千人性命,我们务必在三天内将其斩杀,以防止更多的人遭半。”认真的接受完任务后便笑嘻嘻的看着前辈说道“这还是第一次和魏琛前辈一起出任务呢,相信一定会成功的。前辈,我们加油。”看着人郑重其事的点点头,内心不禁为魏琛前辈对待任务的认真态度而感叹。






与同行的搭档使用元素风飞驰许久,期间望了望这时而沉默时而嬉笑的家伙。当年,索克萨尔与老夫也是这般,如今,却再也找不到他了啊……很快,森林已在眼前。白天的森林显得富有活力,但是现在的状况和这灿烂的千阳截然不同。隐隐地仿佛听见有人在呼救。“啧!肯定是那些家伙又在害人!”魏琛有些愤怒地说了一句,便看向身旁的人深黑的双眼。”小王,你比我擅长战术,我们现在赶过去期间你想想怎样以最小的付出弄死那家伙。另外记住,可能会有平民!“想到或许有平民在,魏琛的神情不禁严肃了起来。




”魏琛前辈,待会我先引起那家伙注意,你把他禁锢住,然后救下平民再和我一起对付他。“王不留行神色如常,一边说着一边极速向西南方前进。






终于,眼前出现一只高大的灰色骷髅,它手里拿着一根法杖,不断的施法残害那些误入他领地的平民。王不留行道:”前辈,准备救人。“他说着便迅速放下魏琛前辈,而后飞到魂枯骨的正上方丢了一个酸雨烧瓶。魂枯骨看似高大笨重反应确不慢,转身一闪,躲了过去,只是让木元素在它周围的土地上炸开。转眼间,王不留行只见一个六芒星魔法阵亮起,把魂枯骨笼罩在内。他心里不禁默默佩服:果然姜还是老的辣,魏琛前辈施法速度真是迅速啊。




王不留行趁着魂枯骨被禁锢的时间,立刻放了一个魔法射线而后又接着吟唱了一个闪电锁链。木元素的特殊技能一个个降临在这个怪物身上。魂枯骨好像被惹怒,愤怒的嚎叫着,一个个咒语不断的吟唱,他只得先避其锋芒,慢慢在空中和它周旋等待魏琛一起加入战斗。虽然这样很被动受了不少伤,但都无大碍。






看着魏琛前辈已经疏远了的脸上布满恐惧的幸存的人们,又看着地上躺着的惨死在魂枯骨手上的人们,不禁怒气中烧。飞身欺进魂枯骨吟唱了一个重力加速拍又一气呵成的吟唱了一个寒冰降雨。接踵而至的是魏琛前辈的死亡之门,看来魂枯骨对平民的杀戮也彻底惹火了魏琛前辈。






魏琛看着眼见得一群群幸存的人们脸上浮现出无尽的恐慌,又瞥到已被鲜血染红的土地上静静的躺着几个死相凄惨的人,无名之火涌了上来,看见王不留行放出寒冰降雨一个死亡之门便放了出去。心想,他娘的,不收拾你还不行了! 趁着魂枯骨被死亡之门死死缠住,顺势结了个诅咒之剑对着目标狠狠发射,接着王不留行的星星射线顺势跟上,当死亡之门时限快到时跟上一个混乱之雨,与此同时王不留行撒下了一把寒冰粉,”轰!“各种攻击在身上爆炸,威胁到体内,魂枯骨顿时减速不少,当又一轮碾压式攻击完成后,魂枯骨进入最后的挣扎,两人表情开始严肃。






“前辈,你施法距离长,我引怪你主攻。”王不留行说着开了修鲁鲁改良便是一个熔岩烧瓶丢了过去把怪兽向他身边引了过来。此时魏琛也施了一个混乱之雨。看魂枯骨的身体在无数个木元素特殊技能的打击下开始越来越虚弱,它的临死反击终于出现了。双手一挥,电闪雷鸣!一道道光闪过,王不留行不幸被数道闪电劈中从空中摔了下来。由于魏琛未在攻击范围内幸免于此。




王不留行一个翻滚后接着受身重新站了起来骑上扫帚飞向魂枯骨。趁着魂枯骨发动暴击时,魏琛竭尽全力,极速的完成了切割术和六星光牢的吟唱。于是王不留行接着放了个扫把旋风。最后,魂枯骨终于倒在了魏琛前辈的诅咒之箭下。看着最终被打败的怪物,两个人都呼呼地喘着气。




“前辈,我们完成任务了。””是啊。干得不错,老夫很欣赏你啊。“两人疲惫地相视一笑,各自拍了拍身上的轻灰。






——01 End ·to be continued——




谌苍的私心小剧场:



  • 王不留行的CP我好纠结啊...我一开始开群就喜欢王魏,后来又喜欢了新的......但是总而言之我还是比较正经坚定的......说不定以后会有番外啊联动啊什么的。



  • 这篇后面改的好痛苦......我觉得技能太多了又改不了,不过还是很不错...?






  • 测一下字数......5623 我要上天。






  • 希望大家继续喜欢!




















评论
热度(31)
  1. 林长峰谌苍 转载了此文字
    【论群主用新纸画地图的重要性x】
  2. 扶铭谌苍 转载了此文字
    自己的再来一次
  3. 千里鬼☆卜槻谌苍 转载了此文字
    恩。k咯。
  4. 江流谌苍 转载了此文字
    例行的安利 看在前辈的份上我就收藏啦~

© 林长峰 | Powered by LOFTER